回首頁 網站導覽 訂閱電子報
 
自選區 快速刷卡 問與答  語系  
台灣花精
光訊息產品
課程、活動分享
花‧靈性、食堂
排毒、藥草
其他討論
2010年前歷史紀錄
日月、海洋、礦物
會員專區
購物車查詢
訂購需知
聯絡我們
加入粉絲團
祈光部落格
 
 
HOME 互動討論 討論主題
訪客:台灣花精日記--療程六 小時候的非洲鳳仙花 2006/12/1

回到小時候沒被滿足的沮喪

在服用非洲鳳仙花精的時候 整個人都陷在一種沒有被滿足的焦慮和沮喪的感覺中

而且覺得自己變的貪吃 總是在吃飽正餐後 又一直想要吃東西

而且覺得喉輪一直呈現緊縮的感覺 非常的不舒服 接腫而來的是偏頭痛

我一向對於飲食非常有自我認知 因為我知道什麼東西我吃下去會讓身體產生不好的反應

我都會盡量不去碰他 以免讓體內產生脹氣而不舒服好幾天

但是服用花精的第二天 我卻一直都想吃平常我不會去碰的東西 如零食等等

突然變的會很想去逛逛街 買些東西回家

這一切一切的發生 我細細的內觀我的心靈 我想探究自己為什麼服用這瓶花精後 會有這樣的反應

而花精和內在的靈魂總是如此愛我 當我打開我的秘密花園時 他們總是會在一瞬間 精準的給我回應


內在深層的思緒飄回到小學的場景

在第三天的午後 我試坐點燃艾絨 並且瑜珈打坐 靜下心來

我向花精呼應 我已準備好了 我想要一窺這幾天的沮喪和焦慮又回來找我是為了什麼

突然一閃而過的是小學的場景

我站在學校門口 似乎在等待著什麼人

原來我打電話回家 告訴媽媽 額頭和身體都很熱 很不舒服 好像發燒了

我很想喝一瓶黑松沙士汽水 結果等到媽媽來的時候 媽媽卻送來一瓶冰水

當場我很失望又生氣 一直在媽媽面前哭的不停 一直鬧著要喝汽水

然而另一幕的場景是 經過水果攤的時候

我看到一顆顆鮮紅的蘋果 我央求媽媽買給我吃

媽媽很為難的皺了一下眉頭 告訴我 蘋果很貴 我們買別的 比較便宜的好不好

我又是一陣失望和難過

這一波波的訊息 告訴我非洲鳳仙花把我內在深層 小時候沒有被滿足的部份調動出來 花精在反應這部份


我的關係花園

由於我的原生家庭 父親酗酒很早過逝 家境非常清寒 這讓我小時候非常的自卑和不平衡

而小時候 媽媽負擔了沉重的家計 常常工作的很晚 所以小時候的我總覺得和媽媽雖然相依為命卻好似距離又很疏遠

然而我不知道 是不是原生家庭的模式 再加上我的自卑和不平衡 造成我人際關係上害怕和別人太過親近

也許在和祈明老師諮詢時 他早已察覺到我這部份的狀況

只是淡淡然的告訴我一句 人際關係也是非常重要的

那時候我還想不太通 為什麼祈明老師會特別告訴我這句話

其實 雖然我的個性在外表看似開朗 和同事 朋友都會打成一片

但那都是因為迫於工作 或是某些因素 我戴著第二人格的面具在應付著我的人際關係

那不是出自於內在 真心與人的交流互動

亦或許自己層層的武裝出的糖衣 害怕被別人察覺 總是與人之間保持著安全的距離

因為太過親近 又會讓自己想逃出這樣的感覺和關係

而我 所做的一切 總是想要迎合別人 好贏得他人的認同和掌聲

所以我所做的一切是符合別人眼中的一切和自己 但卻總在壓抑靈魂的聲音和訊息

也許 在每段人際關係中 讓我往往想逃 是因為沒有辦法逼自己再迎合下去

然後我總是在此矛盾和打轉 因為也害怕揭露最真實的自己表露給別人

這一層層給自我的設限和兩難的窒息 令我總覺得想關在自己的花園之中


走向轉化和面對自我

我的第六瓶花精 依然給我了我愛的禮物和人生的領悟

讓我了解到 我加緒在我自己身上的限制和框框有多沉重

我再一次審視 自己內在的匱乏與不足仍然沒有隨著長大而離去

與原來自己一直期望活在別人的掌聲底下過活 自己卻從未認同 接受 愛這樣的自己

再一次的花精療程中 我得到自在 開放的能量的感覺 在我的內在擴散

漸漸釋出壓抑在內在深層的情緒

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心境更開闊 流暢

再一次合掌感謝花精帶給我的愛




非洲鳳仙花的特質是:

輕薄似火之光亮,

燃燒淨化混亂的訊息,

消融外在一層層的自限,

讓人自在開懷表露自己。


充盈飽滿的能量,如水般迅速流溢全身,以開放、自在與順暢,來打破內在與外在自我的框框,疏通人與人之間的交流互動。

淨化喉輪,讓人能夠順暢地表達自我,溝通無礙。化解內心的衝突與懊惱,深層的不快樂與壓抑,使人喜悅快樂,全身舒暢,

充滿自信與勇氣。圓融有彈性,懂得變通,進退之間更有分寸,舉止之間不再壓抑或誇耀。

 
台灣花精日記   2011/9/29
回應者:訪客
2007-01-02 00:00
給最深的祝福讓小女孩長大大


人很矛盾總是希望自己被愛
有天有了個小小孩出生後
開始有了新的愛的對象
一天天在愛的付出中
才日漸知曉原來真正的愛是付出
一生中我們會經過很多不同的階段
每階段都是愛的化身
是付出也得到 最後終就會離開
我會怕死可能也怕被愛拋棄
現在我和你一樣得先學會愛是需付出
然後生命豐沛的動力會存在
像秋天的白花山芙蓉
打開心勇敢去愛
療程九 白花山芙蓉—小女孩向前走   2011/9/29
回應者:訪客
2007-01-08
穿越沉重 黑暗 不願面對的幽谷 我從白花山芙蓉獲得另一種蛻變的能量
讓我更清楚看見心牆之內還有什麼隱幽的心事
及再一次逼自己不得不正視的真實自我所存在的心結
這段日子中 不清楚自己流過了多少痛苦 掙扎 不甘 激動的淚水
但我知道那是逐漸將我心牆內的堅瓦石牆給一一融化
雖然多數時候是莫名奇妙的感動掉淚 但是我明白心中的那座花園已能讓太陽的愛照進來

歷經憤怒 爆發 冷靜 混沌 到現在能感受到愛的流動
卻能更清楚看見自己內心的世界是如何呈現在自己的眼前 在心牆逐漸被花精照見融化後
突然我發現我可以和我的內心世界和解及擁抱
雖然問題依究存在不變 但是最本質存在的心已經更能靠近自己 有一種回歸最初的自己 平靜如一面湖水般
小女孩知道自己再次走出谷底 人生的路依舊考驗困難不斷
因為她深知自己不願去愛人 是因為太害怕失去 也同樣被愛拋棄

然而付出愛的人
就如同魚一直在海中幽遊自在 卻不曾問過海洋在哪 因為它已在其中
現在自己的生命能量有如盛開的白花山芙蓉 學會愛自己的美與不美好 這全部都是我
打開花園 小女孩向前走 敢的去愛
療程十 黑眼花--夢中的死亡   2011/9/29
回應者:訪客
2007-01-11
經過白花山芙蓉的洗禮 自我的內在一切好像被淘空
身心經過無數淚水及激烈的抒發及整理 以往所有的認知好像有了一種空泛感
而心靈與身體不連結與脫序的現序正持續中
就好像是心靈的意識與身體是分開兩個個體般 沒有互相連結
而且這陣我常腦袋空空 發呆 甚至於有時走在街上會突然忘了自己是誰要走向何處 通常都要過好一會才能重新意識自己身在何處
而看出去的世界都有一種距離感 對自己產生了很多的懷疑及不知所云

再次自選花卡時 我內心特別想要黃色的花朵 更發覺黃色的花朵都散發出一種暖暖的光芒
當我看見黑眼花時 被他花瓣散發出的黃色光芒及花芯中心深不可測的黑眼所深深吸引 也許想要回歸內心的小孩 更想要一份愛的溫暖好以繼續支撐我向生命出征的旅程
在喝了黑眼花精的頭一晚 我便做了一個十分哀傷有關死亡的夢
這個夢中的真實性 令我在夢醒那一刻都還以為身在夢中的處境中 久久不能自己


夢中我與媽媽一起到某處不知名的地下室游泳池去 一同去游泳
當我和媽媽很開心的一起游泳時 突然不知名的大洪水由地下室不斷的湧進來
那大洪水來的又急又快 不到一會 地下室已經淹到極深且高
大洪水把我和媽媽彼此沖分開極遠 後來我努力的往地下室的樓梯游去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從地下室的游泳池逃到了一樓
於是我便一直看著不斷從地下室逃出的人們中 有沒有媽媽
但是我等了很久就是沒見著媽媽 夢中的自己心裡不祥的預感浮現
就是隱約知覺到媽媽應該沒有逃出 已經被大洪水給溺斃了
我像發了瘋似的想要再回到地下室裡救媽媽出來 但被眾人給阻及了
後來不知為何 我一直不斷坐在計程車上在找尋媽媽

夢醒了 我的感覺還強烈的留在夢中 有一種無法釋懷的哀傷感 因為實在太真實了 我醒來沒多久馬上撥了電話給媽媽 媽媽還覺得我一大早莫名其妙打電話給她 等掛上電話我的眼淚才無知覺的不斷掉下來
我試著想自己解夢 但是自己卻很抗拒回想這個夢 不知為什麼
我在想當下不要勉強自己 順流的觀照自己為何會抗拒回想這個夢境的一切
純粹做觀照及自我察覺
療程十 黑眼花--自我懷疑   2011/9/29
回應者:筱雯
2007-01-15
服用了黑眼花後 漸漸在心底對自己產生很大的懷疑和不認同感
這種信念時時刻刻隨著時間的增加而加深
突然有一種自我迷失的盲然感 極度缺乏自信
這段期間 我常在人多的地方 焦慮的緊張起來 因為對路人對自己投射的眼神都充滿了不安全感
總覺得別人對自己有很多的批評和嘲笑 特別是坐捷運是令我害怕的
心底總會問自己 人生活著的意義存在為何
自己努力往身心靈整合的旅途中 為的是什麼
那麼渴望探索自己的人生小宇宙 追尋的又是什麼
連串冒出的空虛和問題 連自己都不了解那陣陣的無力感
突然間連書都不想看了 因為那煩躁 盲然 挫敗感令我不知如何是好

發現自己不知不覺討好別人的傾向 只為得到對方的認同和讚美
所以有時會因為如此 會答應別人量力不而為的事情
卻在承諾後又開始覺得後悔 然而總是如此反覆上演相同的心靈戲碼
黑眼花共振出我溶化後心牆的角落的陰暗面
那極度缺乏自信來原生之家的自卑
總認為自己不夠好 不斷向前走亦是為了別人的掌聲 還是究竟想探索自己的人生星空中的秘密
我從黑眼花看到自己 另一面成長面的迷失 向外境尋求認同的不足
我想來自最心底微妙的妒嫉感 是我一向最不願承認的
既已照見光 就如胡老師說 必須帶不逃避的智慧去坦承的觀照它 卻不必和它對話
靜默中 再次發現一切來自心底的匱乏感而向外境外射的心結
再一次深深和黑眼花的共振中 再自我更開闊的付梓於不逃避的當下
真實的活在每個當下 品味成長的路程
很令人心驚的夢   2011/9/29
回應者:訪客
2007-01-15

我曾有過類似的夢尤其是過累時
常有力不從心就出現大水的夢境
我知道那是來自於小時候......
只要洗頭洗髮精刺激到眼精我就!!哇哇大哭!!!
我媽很恰北北生氣的把我壓入水裏
從此因為驚嚇過度此夢便纏身
一直到我喝花精學會了保持某種意識的清醒
睡前告訴自己只要是我要學習的夢
要驚覺這是夢境用清醒的意識去經歷
去年的夏天我作了一個沉入大海之夢
當時我的意識即刻感知這是夢
不要怕............我從海面沉入海底的過程
在我現實的身體感覺是無法抗拒且窒息斷氣
我努力的告訴自己這是夢不要怕
就盡管沉下去吧
當我不再抗拒放棄呼吸的時刻
我從夢中沉入床上安全的躺在被窩裡
滑出了恐懼的多年之夢
從此我告別了夢魘也因此懂得欣賞大海的深遠
這是花精帶給我的大禮
連在夢中我都學著生命的課題
走過每一次與夢接觸的機會



台灣花精日記
療程七 台灣藍龍膽

台灣藍龍膽是我和胡老師做完個人命盤占星後 第一次嘗試個人自選花精
坦白說 一向都依賴祈明老師諮詢完後 請他為我挑選適合的花
這次自己用花卡來抽花精 竟然有種不能信任自己的感覺 不太相信自己能抽出和自我內在共振的花卡
原來對自己都不太能信任 竟有種洩氣的感覺
不過阿清要我心情平靜 平和下來 先挑出自己最有感覺的花卡 包括喜歡或是不喜歡的
當我嘗試要把心交給直覺來進行 在面對花卡時用初心來選擇 自己最有感覺的花卡
在挑選花卡心裡著實有些爭扎 因為理智上感覺在對到紅花蓮時 一直猶豫不決
但是心的直告訴我 紅蓮花對我而言還不是時候 於是把自己交給直覺 當我看到台灣藍龍膽時
被他靚藍像透出藍寶石的剔透顏色所吸引 心裡的直覺告訴自己 就是它了
當時我還剛新婚 對於新婚後的生活模式 陌生環境 如何和老公的阿公阿媽相處 都處在一種焦慮點上

花精引發我的憤怒及不滿 投射到老公身上
再過兩天的我就要蜜月旅行 可是我卻一點心情都沒有 自己有如站在沙漠中 突然覺得自己沒有了家的根
再服用花精的第二天 突然昇起一股對老公的憤怒 冷漠及不滿 自己也不知道這股情緒由何而來
突然很生氣 老公堅持要結婚 讓我如今陷入沒有家的感覺 我能感覺自我的能量又呈現往內縮
我就像是被斬斷根的草 覺得自己又沒有了歸屬感 而我安身立命的立足點到底在哪
出嫁後 全然的不安 恐懼 幽暗的感覺 又全部回來找我
就好像是小嬰兒被迫於斷奶 那種能吸吮到母親的母奶 全然的安全感已被強迫中斷
我好比站在一遍荒野遼闊的沙漠地上 急於尋回那種未出嫁前的安然

當老公很期待蜜月旅行 我則不然 心裡卻爆發出一股對他的不滿
那段時間很痛苦 因為表面上我壓抑下這些不滿和憤怒 心底的山谷卻是爆出不滿的情緒
所以當我有這些情緒時 胃又開始漲氣 很不舒服 第三脈輪以下似乎有一股負面之氣散之不去
這也讓我馬上想到 人的心靈開始造作這些負面能量時 會隨著對應的脈輪反應到身體上來
而生殖輪是主宰著 一個人的原生家庭 求生及安全感
當下我告訴自己的內心 對自己慈悲點吧 就在每個當下內觀察覺自己的起 生 動 念 是如何在自己的心底擴大
不要急著去壓抑自己內在諸多的動念 就靜靜的自他緣起 緣滅 生落彼息
佩瑪.丘卓所著作的一本書 不逃避的智慧(胡老師翻譯)提到這麼一段
學會面對自己 和自己相處 不論在任何情境之下 無論是在多黑暗 不堪的心境下
在生命旅途中 我們會一次又一次面對各種不同的關卡 在充滿壓力的時刻 我們必須捫心自問:
「我為什麼會害怕?我不想面對的是什麼?我為何無法再走下去?」
當時在看這本書時 他所主張的修行精神 和一般宗教的教義著實有很大的不同
我還無法體會佩瑪.丘卓那時所說的 就在每個當下內觀察覺自己的起 生 動 念 是如何在自己的心底擴大
即使是黑暗或是不堪 那對自己都是一種慈悲 那代表是一種自我提昇中每段過程的存有及察覺
只有自己真真實實 確切的面對最心底山谷那真實的黑暗和逃避 才能走出山谷外 轉外自己最存有的療癒
當我的意識想到這些時 自己有些喜悅 因為透過了台灣藍龍膽 讓我對佩瑪.丘卓書中的精義有了這一小點的體會

察覺自我的不滿及憤怒來自心底沒有安全感的投射
服用台灣藍龍膽 我人在峇里島 沒有渡蜜月的甜蜜心情
卻有另一種如實察覺 自我身心的體察感
對另一伴突然失去了往日的依賴和愛戀之情 我只是很冷靜的在內觀我投射出來的感覺
我發現到 這其實是自小到我父親過逝 我憤怒父親沒給過我家庭的溫暖和安全感
而媽媽一向是我從小到大的依靠 每當父親不工作 酗酒時 一股灰色 黑色調合的色調和感覺就在家裡蔓延再上冷的有如北極的季節
每當父親硬是把我從媽媽安全的胸襟搶過來 要在夜晚帶我上墳墓上過夜時
我一直以為我只是驚嚇和恐懼的感覺 沒有到其實有著很大的不滿和憤怒
所以每當我在安全的環境 要被外人所抽離時 我都會非常憤怒和不滿
而當老公堅持婚期不肯再拖延時 我只好不得不被迫抽離媽媽那從小大到最安全的依靠
小時候的心底憤怒浮出再加上結婚面對完全不同生活重疊 我把這份不滿投射加諸到老公身上
當我自己能察覺到這些感覺時 其實一直是小時候家境的不安 及對爸爸的憤怒 一直都存在心底
然而渡完蜜月回來 我走完這八天的內在交戰 卻如同堅定安立展放在貧瘠的野地上
有了另一種平穩的心情來面對婚姻生活
 
  PAGE 2 / 4‧共 19 筆資料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終頁
 
客服電話 - 02-2269-5708 營業時間 - 週一至週五 9:00~18:00;週六 10:00~18:00
 網頁設計:藝誠科技